http://www.manweimanhua.com

漫威宇宙最强top.10 北京文化曾投资《流浪地球》《战狼2》,如今巨亏20亿

    几乎每个剧组在开机仪式上都烧了高香,主创人员虔诚拜佛祈福,但影视圈还是成了命运的弃儿。

    穹顶之下,资金疯狂撤退,税务风波的余震仍在。而春节档突然取消的“飞来横祸”更是让诸多公司一年里最大的买卖打了水漂。

    前有华谊王中军卖画过冬,后有明星卖惨“沦为社畜”,就连许多专注传媒影视股的卖方分析师也都纷纷转型消费甚至硬科技。

    昨日,北京文化的业绩预告给影视圈再来了一记重锤:2019年全年预计亏损19.5亿元至24.5亿元,而上年同期盈利3.26亿元,同比下降698.49%-851.95% 。

    过去的2019年里,北京文化开年就有《流浪地球》这一大爆款,其后也有《妈阁是座城》、《跳舞吧!大象》、《攀登者》等重要作品。如果说北京文化都落到如此田地,那真不知道有谁能成为中国影视圈的幸存者了。

    但,北京文化的“惨”,恐怕不只“天灾”,还有“人祸”。

    在业绩预告中,北京文化列出了亏损的三个主要原因,归纳起来是:电视剧、艺人经纪业务下滑;全资子公司在2019年业绩巨亏;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3.7亿至14.7亿元。

    这背后又是一张细密的资本大网:商誉减值、高管减持、高溢价收购……“神操作”令人咋舌。

    1

    北京文化股价走势

    商誉减值终暴雷

    说起北京文化的这波商誉减值,还要先追溯到这家公司的“发家史”。

    北京文化的前身是“京西旅游”。1994年,京西旅游与门头沟旅游局、农林局签署了为期 25 年的承包协议,拿下灵山、妙峰山、百花山、潭柘寺、戒台寺“三山两寺”的经营权。1998年,京西旅游登陆了深交所主板市场。

    之后京西旅游情况并不乐观,四次尝试与房地产公司进行重组,前三个都失败了,只有昆仑琨的重组在2005年完成。北京昆仑琨是门头沟区永定镇冯村经济合作社的独资企业,重组完成后“京西旅游”更名为“北京旅游”。

    但这次重组并没有扭转亏损局面。直到2010年7月,华力控股出资约5.38亿收购公司26.67%的股份,加上在二级市场的交易,最终以27.42%的持股比例拿下北京旅游的控股权,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不过当时的“北京旅游”和影视圈完全不沾边。直到2013年12月,北京旅游与西藏名隅(宋歌为法人)、宋歌签订《股权购买协议》,以1.5亿元价格购买摩天轮文化,宋歌担任北京旅游副董事长。

    2014年,“北京旅游”更名“北京文化”,正式进入影视娱乐圈。

    而在摩天轮之外,北京文化2014年还作价13.5亿收购世纪伙伴,7.5亿收购浙江星河。前者核心团队包括影视制作人边晓军、著名编剧严歌苓、著名导演张黎等,而实际控制人娄晓曦为前华谊兄弟影视剧负责人,在北京文化副董事长。后者当时拥有包括陈道明、陆毅、关之琳、胡军、张丰毅、梁家辉、刘嘉玲、周冬雨等50多名签约艺人、导演、编剧,实际控制人为金牌经纪人王京花。

    也就是在那时,世纪伙伴、浙江星河、摩天轮分别形成商誉8.34亿元、6.41亿元、1.12亿元,合计15.87亿元。

    2

    摩天轮投资作品《心花路放》

    事实上,作为一种财务处理方式,在A股市场上,金刚狼大战漫威宇宙,商誉减值的情况并不罕见。尤其是对于溢价购买资产的上市公司来说,一旦所购买的资产达不到预期的收益,上市公司就要进行相应的商誉减值,这也是上市公司对以往收购失误所付出的代价。

    影视行业曾在2014-2016年疯狂高溢价并购,如今也是商誉减值的重灾区,前不久也发布业绩预告的华策影视就因为商誉减值出现首亏。而万达电影则表示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合计约45亿—55亿元,巨额商誉计提,将导致万达电影当期账面净利润亏损约33亿—45亿元。

    显然世纪伙伴、星河文化、摩天轮达不到预期的收益。2018年年报中北京文化分别对三家公司的销售收入增长率进行了预测。2019年三家公司的增长率预测为16%、3%、8%。而根据2019年半年报来看,三家公司2019年完成预测业绩可能性几乎为零。

    高管减持有节奏

    但高管们似乎对于北京文化的这波巨亏和商誉减值早有准备。

    Wind数据显示,2019年,遭股东连续减持次数最多的上市公司中,北京文化以114次高居榜首,比第二名高出一倍。

    而北京文化高管减持不光频率高,覆盖面也广。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