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manweimanhua.com

漫威宇宙电影第四阶段 暗与光的交错:国产手办向哪看?

    动漫、二次元 (2)

    03 

    国产手办商们的翻模人生

    手办的核心竞争力从来不是手办本身,而是背后的IP。

    这也是为什么国产手办始终体量做不大的根本原因。中国适合开发手办衍生品的优质IP还是太少了,比之美国迪士尼成熟的IP宇宙,日本遍地开花的漫画人物,中国的原创IP显然不够多,也不够普世化,这也就导致国内的手办商们不得不穷尽脑筋挣钱。

    2017 年 9 月,国内厂商「龙桃子」因仿冒「高达」模型被查处;次年 8 月,另一国内厂商「大班」同样因侵犯「高达」模型版权方的权利而被查处;今年 8 月,也同样发生了一起涉案金额高达 3 亿的盗版手办案件。

    从十三年前贻笑大方的邪神saber,到如今令人汗颜的巨额盗版案件,国产手办在山寨与盗版之间左右为难。

    ACG玩家们知道几十元的山寨货不是真手办,但对于看眼缘的路人们来说,某宝上百来元的人偶,路边几十元的盲盒,都能叫手办。

    一个尴尬的情形摆在眼前,在国产原创手办商尚未出圈的阶段,盗版手办商们已经凭借翻模臭名昭著了,十三年前邪神手办的影响尚未消退,一宗又一宗山寨、盗版手办案就接踵而来。

    但总体来说,能破获盗版厂商对方兴未艾的手办市场来说总是好处大于坏处。毕竟,盗版被打击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得以遏制,虽然本就不算好的名声又会被抹上一道黑印,但未必不能向死而生。

    其实,话说回来,漫威宇宙,龙桃子的模型手办做得不好吗?边角锐利,细节精致,价格不高,创意也有,漫威宇宙,缺的是什么?不还是版权,没有版权,同人作品做得再好都是垂死挣扎,做不大、做不好的,版权方姑且不问,但凡有一丝威胁到版权方市占率的可能,屠刀就必然会砍下,龙桃子如此,大班也如此。

    事实上,中国的很多厂商已经具备了相当完善的生产能力。很多位于山东、广东一带的厂商常年承接日本、韩国的手办制造业务,他们为国外厂商进行贴牌加工生产,很多看起来Made in Japan的手办可能都Made in China。

    比如,位于东莞的明月工艺美术有限公司,生产着包括初音未来、海贼王、轻音少女以及黑岩系列等在内的手办产品,而位于深圳的必有路玩具有限公司则是很多三线手办社的代工厂,与日本的Bandai,回天堂是合作伙伴,其余的还有如月,申华等。 

    这些手办代工厂是有精细化的制造能力的,但显然,原创性缺乏,难谈「创造」,因此,站上风口的可能性就降低了,而随着国内制造业成本的不断攀升,这些代工厂渐渐有着向东南亚转移的趋势。

    在这样的趋势下,想要活下去,手办厂商未必不会面临一个有关「要么存在、要么消失」的选择。

    04 

    撇去浮尘,模型小人们路在何方?

    虽然动漫、游戏、电影等属于内容产业,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作为衍生品的动漫周边、手办玩具是归属于实体行业的。

    比如,日本手办的繁荣,既依赖于二战后长达几十年积累起来的各个时代的漫画读者,也依赖于日本实业惯有的匠人精神。

    显然,国产手办的故事也要靠这两支笔来书写,一支名叫「细节」,另一支则是「IP」。

    作为日式精细产业文化的突出代表之一,日产手办一向以细节取胜。

    而手办之所以能称为模型就是源于它的精度,否则它和扭蛋、公仔就很难区分了,在严肃玩家看来,只有力图表现角色本质,细节精致,造型严肃的人形才能称之为手办。

    细微的面部表情、服装的褶皱,甚至是头发的纹理,日本原型师们热衷于精益求精,金刚狼大战漫威宇宙,这也使得大多数日本原版手办总是数量有限,难以量产。

    国产手办本身起步就晚,若是在质量上还输人一筹必然就更难谈迎头赶上了。

    而在IP方面,有迪士尼珠玉在前。

    作为世界范围内数一数二的文娱企业,迪士尼周边产业模式齐全,衍生品链路清晰完善,IP的数量之多令人咂舌,而其强大运营能力也同样让中国的IP创造者们难以望其项背。

    对于国产手办商们来说,翻模人生固然省事又省钱,可前路未明,身后且有追兵,不能作长远计,而做原创,确实投入巨大,也面临着多重风险,但走的总归是人间正道。

    与巨头们比起来,国产手办差距依然很大,但不论是做实业还是做内容,选择与努力都同样重要。

    向「钱」看,还是向「前」看,这是一个值得选择的问题。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