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manweimanhua.com

漫威宇宙十大元老 张扣扣大年三十灭门惨案始末回顾 张扣扣杀人时间线最全梳理 发小口述张扣扣灭门案真实原因

      汪秀萍之死

      突然发生的凶案起因,要追溯到多年前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之死。

      汪秀萍死于1996年张家与王家之间的一场冲突之中。那一年,张扣扣只有13岁。

      在村子里,汪秀萍的口碑并不好。多年后,村民们都还记得这个女人“爱骂人”,一位村民说:“如果村里有10户人家,她起码跟8户吵过架。”

      在王汉娃的记忆里,汪秀萍在村里是个热心人,村里每有红白喜事,她都爱去帮忙,而且干活实在,把活都做得非常好。“但是她也有一个最大缺点,就是脾气不好,只要有一点不顺眼,她就会骂人。”

      王汉娃还记得,在与王家发生打架事件的前一两年,汪秀萍跟另一个邻居发生口角,“她就跑到人家家里耍赖。”那时村里还都是土房子,汪秀萍拿了一床被子,把稻草铺在地上,睡在人家的堂屋口,“持续了好长时间,吃在那里,拉也在人家门口。”

      提到汪秀萍,王庆兰说她“嘴不好”,“她骂人时,拿一个暖水瓶坐在那里,边骂边喝水,可以一天到晚地骂。骂人的话也很脏。”

      张扣扣的一个伯母也回忆说:“扣扣妈爱跟人吵架,这是事实。她也跟我吵过。”

      在发生打架事件之前,张家与王家之间的关系曾经非常好。很多村民都知道,张家兄弟与王家兄弟之间曾经是“干兄弟”。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共兄弟四人,张福如排行老二。张扣扣的大伯张忠儒回忆,在他小时候,因为王自新的父亲身体多病,他们属相相配,王自新的父亲就认他做了干儿子,“讲迷信,说是冲一下。”

      所以,张扣扣家与王自新家关系也曾经很好。很多村民记得,农忙的时候,两家都是互相帮忙。

      后来两家为何失和,鲜能在村民口中得到确切答案。村里流传的一种说法是,王自新曾与侄儿王汉娃一起做贩猪卖肉生意,他们一度把张福如带上一起做,后来他们对张福如不满意,就不带他了,这导致汪秀萍对王自新家有了意见。

      对于这种说法,张福如没有予以确认。张扣扣在杀人归案后曾告诉来会见他的律师说:“我们和王家原来关系很好,我和他俩都互相称对方的父亲叫‘干爹’,我印象我们两家做过杀猪的买卖。”

      王汉娃也没有予以确认上述猜测,他只是表示当年与王自新一起收过猪。而在发生打架死人的第二年,王汉娃改行,与妻子一起到山西临汾做面皮生意至今。

      无论原因如何,两家的关系确实大不如前,矛盾也逐渐加深。

      在汪秀萍死亡当年11月张福如请人写的一份“诉状”中,他是这么描述与王自新家发生矛盾的过程的:那年张家种了五分地的西瓜,同年6月的一天,汪秀萍对张福如说隔壁的但小庆要给她家小孩买点西瓜,张福如表示“乡里乡亲的,摘几个送去不收钱。”次日汪秀萍摘了几个西瓜送了去。三四天后,汪秀萍与但小庆同去西干渠沟里洗衣服,两人说笑西瓜的事,王自新的妻子杨桂英手提竹篮找猪草从沟边路过听到了,认为“用西瓜蔑视了她”,由此杨桂英与汪秀萍发生了矛盾。

      据这份“诉状”描述,1996年6月20日前后的一天,因为西瓜的事情,杨桂英与汪秀萍还发生过一次“对阵骂仗”。

      王富军也不太清楚两家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关系僵化的。在他的记忆里,在1996年发生两家打架事件前两三个月,1996年五六月份,是一个周末,他正好在家里,他听到他妈与汪秀萍各自站在门口的路上争吵,但是缘由他记不清了。

      那一年,王富军在汉中市里读中专一年级,他的弟弟王正军刚初中毕业,已经考上了高中,两人放暑假在家,没几天就要开学了。

      王富军记得那是8月底的一天傍晚,当天的《新闻联播》刚开始播放,他和弟弟在屋里看电视,他觉得没意思,屋里也比较闷热,就出门去玩儿。

      王富军正在路边乘凉,汪秀萍从他身边经过,王富军回忆说:“她朝我身上吐口水,第一次没有吐到我身上,我也没说啥,觉得这就是一个疯婆子。”王富军就仍旧站在那里,“大概十几分钟,她返回时,又朝我吐口水,这次吐到了我脸上。”

      王富军说,那时他年轻气盛,就骂了汪秀萍一句,还上去扇了她一耳光。

      王富军回忆说,被打后,汪秀萍开始骂他,“她还在地上捡东西,没有捡着,就边骂边往她家那边走了,这时,她的丈夫和女儿拿着家伙出来了。我三弟也出来了,我妈跟着也出来了。”

      汪秀萍拿着一根扁铁,打在了王正军额头上,“扁铁不知道是她女儿还是她丈夫给她的。”王富军看到弟弟额头上流血了,“我三弟当时只有17岁,也是年轻气盛,也急了,”就从路边柴垛里抽出一根柴棒,顺手一抡,“没想到就砸在人家的头部了。”

      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回忆说,当年他家喂了一头母猪,养了一窝小猪,他正在喂小猪吃食,“我儿子来叫我,说他妈被打死了。”

      在汪秀萍死后张福如请人写的一份申诉材料里,是如此描述当时的事件的:1996年8月27日18时,汪秀萍领着两个小孩到西渠洗脚,“路过加害人王正军门口时,汪无意吐唾沫,”王富军“以溅到其脸上为由对汪秀萍拳打脚踢,并掐住汪秀萍的脖子,致汪疼痛难忍”,在此情况下,汪叫小孩拿来家中一根扁铁打伤王富军。

      这份申诉材料显示,出现在打架现场的王家人是王自新、杨桂英、王富军和王正军。张福如从家里出来后,要把汪秀萍拉回家,这时他听到王自新说,“把她往死里打,打死了老子给抵命”,在他拉汪秀萍距自家门口六米左右时,“加害人王正军手拿一根1.5米左右的木棒,猛击汪秀萍一棒于头部。”

      在打架过程中,不止一个村民听到了王自新喊出的那一句话,只是不同回忆者的用词略有差别,其中一种描述说当时王自新对他的儿子喊的是:“你打去,打死了有老子挡。”

      挨了一棒的汪秀萍当晚就断了气。

      尸检

      1996年,王汉娃还是一个26岁的年轻人,当时正是农闲时节。王张两家起冲突时,他正在离打架现场约30米远的一个村民家里打麻将。他的妻子李丽萍当时在现场拉架。

      李丽萍的名字后来被以证人的身份写进了刑事判决书里,王汉娃回忆说,“她当年也年轻,没经过事,让她去作证,她都吓哭了。”

      打架当天,正在玩麻将的王汉娃听闻动静出来看,两家的殴斗已经结束。

      当时王晓明是村支书,他家距离打架现场很远,约有一公里距离。那天傍晚,张福如跑到他家,说王自新把他媳妇打了,很严重,一直在地上睡倒着。王晓明回忆说,“我说你还不赶紧拉到医院去,张福如说他不管,谁打谁负责。”

      王晓明就到了现场,当时几个村干部也都来了,他们看到汪秀萍靠着一棵树,坐在王自新家门口的地上。他们问了问打架原委,就安排王汉娃他们赶紧把汪秀萍送到医院去。

    从张扣扣家二楼的窗户看出去,王家的院子一目了然(刘向南摄)

    从张扣扣家二楼的窗户看出去,王家的院子一目了然(刘向南摄)

      当时王坪乡还没有撤销,就挨着三门村,乡医院距离打架现场只有一里路左右距离,王汉娃和他的一个堂弟一起把汪秀萍拉到乡医院,王汉娃回忆,“大夫用听诊器听了听,说好像是没气了。”他们就又把汪秀萍拉了回来。

      王晓明回忆,汪秀萍死了,他们暂时没有把人已经死亡的消息扩散,只是说很严重,已经昏迷了,当时乡政府有一个手摇电话,乡政府的人打电话报了警,公安局来人,把王自新以及他的两个儿子铐走。

      王晓明说:“当时派出所的人还说,你们村上这一点干得好,把凶手控制住了,没让跑。”

      当晚王自新父子三人被带到新集派出所,先是在派出所院子里的一棵树上铐了一夜。王富军回忆,那时是夏天,蚊子很多,“我们被拷在树上呆了一夜,真是太难受了。”

      第二天,派出所录了口供。这时,王富军才知道汪秀萍死了,“当时吓蒙了。”

      做完口供后,王富军与父亲当天就回了家,王正军没能回家。1996年12月,王正军以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被南郑县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七年。法院认为,“鉴于被告人王正军犯罪时尚未满十八周岁,且能坦白认罪,其父已代为支付死者巨额丧葬费用,加之被害人汪秀萍对引发本案在起因上有一定过错责任,应对被告人王正军从轻处罚。”

      对于汪秀萍后事的处理,三门村村民至今记忆深刻。

      汪秀萍死后,尸体被放在那辆板车上,板车放在王自新家门前的路边。一两天后,法医来验尸,验尸现场就在停放她尸体的路边。附近的村民们都围着看。一位当时在现场的村民说:“人山人海,就像赶场一样。”

      这样公开的解剖现场现在看来难以理解,一位当时在围观的村民说:“法医先把她的头皮割开,然后用锯锯开,漫威宇宙第四阶段,把锯开的头颅拍了照,然后再缝合上。”这个场景让一些围观者后来很多年一想起来就不舒服。

      而张扣扣与他同样年幼的姐姐当时也在人群里围观。

      王晓明说,验尸之后,汪秀萍在忍水乡王家坝的娘家人把她的尸体抬进了王自新家的堂屋里,按照娘家人的要求,王家花几千元买了一口上好的棺材,但汪秀萍的娘家人还不让把尸体装进棺材,说事情未了,不能入棺,尸体就放在棺材盖上。

      为了尽快平息事态,王晓明等村干部去找张家谈,张福如提出要以命抵命,“他说共产党得把老三枪毙了”,王晓明说,人已经被抓去了,不会轻易把他放出来,按照农村的风俗,要入土为安。张福如又提出把尸体埋在王家堂屋里,王晓明说这不可能。

      在不断地做工作后,在汪秀萍死后七天左右,张家与汪秀萍的娘家才答应先把死者安葬。

      下葬时,王家父子都不在村里,村民说是躲了出去,是王汉娃等王家侄孙帮忙处理的后事。王汉娃回忆,当时的花销都是先在乡信用社贷款,“用来招待汪秀萍娘家人的吃喝,他们来了不少人,找了一辆中巴车专门接送。棺材是买的镇上黄木匠做的最好的棺材,3000多元,寿衣买了十一件,安葬以后吃酒席,也是大办,摆了好几十桌,招待帮忙的人。”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