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manweimanhua.com

漫威宇宙实力排行 今年银幕流行“AI换脸” 但仍无法取代表演

      任达华、齐秦、威尔·史密斯、德尼罗和帕西诺新片减龄变年轻,业内人士独家揭秘AI技术应用和争议

      今年银幕流行“换脸”,但仍无法取代表演

      仍在上映电影《大约在冬季》中有一段1991年齐秦演唱会的段落。近60岁的齐秦无法回到年轻时的状态,最终这场戏依靠“数字换脸”技术完成。国庆档热门影片《我和我的祖国》“回归”单元中,有一段任达华和惠英红年轻时候的惊鸿一瞥,同样也做了面部的年轻化处理。

      今年,大导演马丁·斯科塞斯的新作《爱尔兰人》,同样让罗伯特·德尼罗、阿尔·帕西诺等几位70多岁高龄演员重返中年。随着特效技术在近十几年的发展和普及,“换脸术”被越来越广泛地应用到电影中,让演员“返老还童”,完成各种高难度动作,甚至起死回生,但随之也出现各种争议,这种技术会不会被滥用?复活故去演员是否涉嫌过度消费明星?数字特效会取代真人表演吗?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几家数字换脸特效的负责人,在“受保密协议限制”和“考虑到客户的敏感性”的前提下尽量为观众答疑解惑。  

      应用

      数字美容“返老还童”

      让演员“返老还童”是目前数字换脸技术运用最广泛的。李安执导的《双子杀手》通过最新数字技术实现了50多岁和20多岁年轻版两个威尔·史密斯在银幕上对打的视觉奇观。

      2008年的《返老还童》是数字特效领域的一个重要里程碑,特效公司运用表情捕捉技术,把布拉德·皮特的表演与3D数字模型合为一体,让其扮演的角色跨越了老年到中年、青少年再到婴儿,从而实现了“返老还童”的奇迹。之后,漫威电影《美国队长3》《蚁人2》《惊奇队长》等也通过“数字美容”让小罗伯特·唐尼、迈克尔·道格拉斯和塞缪尔·杰克逊“返老还童”。好莱坞导演马丁·斯科塞斯今年的最新作品《爱尔兰人》也采用了卢卡斯影业最先进的“工业光与魔术”特效技术,邀请了卢卡斯影业旗下的工业光魔公司,为罗伯特·德尼罗、阿尔·帕西诺和乔·佩西等几位70多岁的演员减龄到40岁左右,特别是作为男一号的德尼罗,在电影中展现出最后中老年各个年龄段的样貌。

      今年,华语电影中也有几部为演员“数字美容”的电影。拿下柏林电影节最佳男女演员奖的《地久天长》中,王景春和咏梅等几位主演的脸部就做了数字换脸,年轻了15岁。负责该片特效化妆的郭家宥今年还参与了另一个项目,负责《我和我的祖国》“回归”单元中任达华和惠英红的“数字美容”,片中有段两人年轻时候的闪回镜头,漫威宇宙最强top.10,需要做年轻化处理。两人实际年龄在60岁左右,最初导演想将两位演员的年龄设定在20岁,郭家宥找了下两人20岁左右的大量照片,发现他们年轻时候都有点婴儿肥,为了提高辨识度,将闪回中两人的年龄设定在30岁。本来两人年轻时候的戏很多,但后来导演觉得太长的话会影响整体剧情,就剪得很短。即便如今短短的镜头,郭家宥和团队也花了两个月时间处理。

      高难度动作与替身合成完成

      电影中涉及一些比较危险的,或者技术含量比较高、专业性比较强的动作,演员依靠自身表演短时间内无法实现,也需要数字特效的辅助。2015年,杰克·吉伦哈尔主演的拳击题材电影《铁拳》中有一场自己被对手击中面部的戏,在强大的力量冲击下,他的脸部经过数字特效也被处理得颤抖扭曲像是换了一张脸,看上去真的像受到巨大撞击。

      在2015年的电影《云中行走》中,约瑟夫·高登-莱维特饰演的杂技人有大量在高空走钢丝的镜头,甚至还要在世贸大楼的高空行走,其实这些高难度的镜头都经过了数字换脸技术,将约瑟夫·高登-莱维特的脸换在特技替身演员身上。

      获得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绿皮书》,也有不少数字换头特效。片中马赫沙拉·阿里主演一位黑人爵士钢琴家唐·谢利,有大量弹奏钢琴的镜头。拍摄时,阿里和担任替身的黑人钢琴家克里斯·鲍尔斯分别完成弹奏钢琴的表演,特效团队再通过后期合成,把阿里的头换到钢琴家的头上,观众丝毫没有发现“换头”的秘密。

      让过世演员“起死回生”

      2013年,《速度与激情》系列核心角色之一、保罗·沃克在拍摄期间不幸离世,剧组与彼得·杰克逊的维塔工作室合作,找来保罗·沃克的两位弟弟,利用电脑合成图像与真实镜头拼接的方法,让保罗在银幕上“重生”。1993年4月1日,李小龙的儿子李国豪在拍摄《乌鸦》的一场枪战戏时,不幸意外中弹身亡。剧组运用电脑特效,把他的形象从已拍好的镜头中“移植”到尚未拍摄的镜头里,使影片得以完成。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