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manweimanhua.com

漫威宇宙电影第四阶段 超级士兵+钢铁侠战衣(组图)

    2013年,DARPA开始和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合作研究一套简称TALOS的超级士兵战衣。

     

    2013年,DARPA开始和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合作研究一套简称TALOS的超级士兵战衣。

    2013年,DARPA开始和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合作研究一套简称TALOS的超级士兵战衣。

     



      虽然无人机和自动化武器不断发展,但很多战地环境依然需要人类士兵。早在1990年,DARPA的人就萌生了打造“超级士兵”的构想,2001年DARPA公布了两款“外骨骼”,这种类似“钢铁侠”的战衣可极大提高士兵的体能。这是外在的,另一方面,DARPA还致力于从基因和药物方面突破人的体能。比如研究如何让士兵增长肌肉,让他们跳得更高、跑得更快;科学家还在研究可以抑制疼痛的疫苗、可以让士兵连续7天无需睡觉的药物;一个叫“脑机界面”的项目甚至研究如何通过植入电极提高士兵的智力……秉承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敢于失败的作风,DARPA的超人士兵正在从构想变成现实,也在挑战这个世界的道德极限。

    2013年,DARPA开始和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合作研究一套简称TALOS的超级士兵战衣。

     


      TALOS计划装备由麻省理工学院研制的“电盾”,它又被称为“液体防弹衣”。在穿上战衣后,士兵只需要启动TALOS上的电源开关,液体防弹衣瞬间就会变成固体。

      退役四星将军保罗·F·戈尔曼(Paul F. Gorman)回忆起第一次从美国陆军历史学家马歇尔那里听说“战场弱者”这个词。在采访参加了诺曼底登陆的士兵后,马歇尔得知,导致美军伤亡惨重的一个主要原因竟然是疲劳。

      “在抵达海滩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精疲力尽,”布鲁斯·亨斯利上尉告诉马歇尔,“我扛着机关枪的部件。通常情况下,我可以带着装备奔跑……然而,我突然发现自己背着它竟然连行走都很困难。于是我只能拖着它在沙滩上爬。我为自己的弱小感到羞愧,然后,我发现周围其他的同伴几乎都和我一样拖着负重在艰难地往前爬。”另一名军官将这一现象总结为“恐惧兼疲劳”后遗症。

      “士兵很容易疲劳,也很容易害怕,”戈尔曼告诉记者安妮·雅各布森,“还有很多时候,他们根本不想战斗。因此需要随时关注他们。”

      在1958年成立后的数十年里,DARPA(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一直专注于开发庞大武器项目。但是,从1990年开始,由于很多和戈尔曼有着相似观点的人的坚持,DARPA开始将新的研究重心转移到士兵身上,致力于改变战争中人的因素。

      “钢铁侠”

      1985年从美国陆军退役后,戈尔曼向DARPA递交了一份早期构想。其中描绘了一种“动力外骨骼”,它可以将弱小的凡人变成不折不扣的超级士兵。他提议的“超级士兵”(SuperTroop)外骨骼不但可以抵御化学、生物、电磁威胁,也可以阻挡子弹,包括.50口径的子弹。它还有“音频、视觉和触摸感应器”,戈尔曼解释说,其中包括热成像护目镜、保护耳朵的噪音抑制装置,还有从头连接到手指的光纤。它的内部可以控制温度和湿度,身份牌上附有芯片,存入了士兵的生理数据。“在士兵穿上超级战衣后,”戈尔曼说,“他要将身份牌插入胸甲上方的一个卡槽,将个人信息输入战衣的电脑。”在这套外衣的帮助下,21世纪的士兵将具有超常的听力、视觉、灵活性、体力和相互沟通的能力。

      在戈尔曼提交构想的时候,实现超级战衣的电脑技术尚不存在。然而,到2001年,DARPA已经启动两个外骨骼项目。到2013年,它开始和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合作研究一套简称TALOS(Tactical Assault Light Operator Suit,战术突击轻型操作衣)的超级士兵战衣。

      “我们在一次行动中损失了一名战士,不久之后这个计划就正式启动了。”美军特种部队作战司令部将军约瑟夫·沃特尔(Josheph Votel)在接受CNN采访时说,“那件事发生后,我们开始问自己,"在保护士兵方面,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在我们的战士处于最弱势的环境中时,我们能够给予他们什么样的优势?”

      TALOS可提供从头到脚的全身防弹保护,内置供暖和冷却系统,装备有各种传感器、天线和微型电脑;有3D视频可根据同伴的声音判断他的准确位置;可在各种光线条件下保证最佳视力的光学设备,以及救命的氧气和失血控制系统。在TALOS的众多先进性能之外,有一项满足了沃特尔将军保护士兵的要求。TALOS计划装备由麻省理工学院研制的“电盾”,它又被称为“液体防弹衣”。在穿上战衣后,士兵只需要启动TALOS上的电源开关,液体防弹衣瞬间就会变成固体。

      TALOS与戈尔曼在25年前设想的未来外骨骼惊人地相似,估计在2018年就可开始实战实验。“我在此要宣布,我们正在研制钢铁侠,”2014年在参加一次军工产业创新活动时美国总统奥巴马曾这样说,“这是一个我们已经研究了很长时间的秘密项目。”他并不是开玩笑。

      这一切听上去似乎很酷,但似乎也很昂贵。一套TALOS到底花费几何?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国防部一直含糊其辞。但根据2014年《国防技术》杂志的一篇报道称,特种部队作战司令部计划投入约8000万美元用于TALOS的研发。而国防工业的官员估计,等到最终投入使用,至少需要几亿美元来完善这套衣服。绝对堪称世界上最昂贵的服装。

      用野心勃勃来形容这个项目绝不夸张。为了能够随时升级更换新的技术,这套系统将采用开放式构架,很多单元都可以拆卸、替换、重新组合。2018年在原型投入实验后,如果通过评估,还不知道TALOS接触真正的战火要等到什么时候,但有一点毋庸置疑,钢铁侠已经不再是虚幻的影像,他已经开始在美国国防部当实习生。

      超人主义

      前苏联的解体推动DARPA加快了对多项“超级士兵”计划项目的研究。前苏联曾大举研究生物武器的消息促使DARPA招募了一批生物学家,掌握生命科学研究资源后,DARPA开始探索人体内部,试图从内到外地对士兵进行全面改造。

      1999年,DARPA设立国防科学办公室(DSO),任命迈克尔·戈尔德布拉特(Michael Goldblatt)担任主任。戈尔德布拉特来自美国中西部,是一位生物学家兼风险资本家。在3个儿童因食用感染大肠杆菌的汉堡包死亡并引发全美食物安全恐慌后,戈尔德布拉特开始关注病原体。“我的同事阿尔文·周和我一起发明了一种自我消毒包装技术。它可以在野外对产品进行消毒。”2014年,戈尔德布拉特告诉记者,想到这项技术或许可以对政府有用,他致电当时的DARPA局长拉里·林恩,“我告诉拉里,这种自我消毒包装可以用于前线医院或是战场。拉里立刻被引起兴趣。他说,"我们希望你来DARPA工作。"于是我就来了。”

      世纪之交,对于DARPA而言也是一个剧变的时期。戈尔德布拉特说,他相信国防科学将证明,“下一个前线将在我们自己的身体内。”他成为军用超人类主义的先驱,信奉通过机器或其他手段从根本上改变人体条件。在当时,来自生物战的威胁让美国人惶惶不可终日,相对而言解决方案远远不足。在此大背景下,“克林顿总统投入巨资研究非传统病原体。”因此,DARPA有大把的钱用于生物计划。在戈尔德布拉特看来,创造超级士兵是应对21世纪战争的迫切要求。

      戈尔德布拉特负责DSO直到2004年,去年,当接受雅各布森采访时他只能透露部分已经解密的项目。在离开10年后,对于亲手帮助启动的“超级士兵”计划的现状,他已经不再了解。DARPA所有的高风险高回报计划在最终在战场上亮相之前都是高度机密的。然而,考虑到外骨骼研究的进展,其他类似的项目可能接近甚至已经成为现实。

      基因改造

      据《商业金融新闻》报道,DARPA巨资资助“通过基因改造,提高人类战斗能力的项目”。目的是创造缺乏同情心、更聪明、更专注、比敌人更强壮的士兵,从而获得战场优势。

      这项研究属于一个相对新鲜的科学领域“基因工程”,科学家们掌握了个人基因构成“密码本”后,可在此基础上展开实验。所有的生命都有自己的“配方”,像食物一样,可以选择的原料是有限的。将不同原料以不同比例进行调和就能创造出不同生命形式。只需要将发光水母的特定基因插入人类胚胎,理论上,基因工程上已经能够创造出可在夜晚发光的婴儿。迄今为止,这方面的研究显示了广阔的潜力。

      2012年8月,英国《每日邮报》报道,DARPA正在研究GMO(转基因)部队,试图让士兵拥有奥运冠军一样的奔跑速度和耐力,甚至能够重新长出肢体。文章称,“根据美军的未来计划,他们的士兵具有超凡的负重能力,能够依靠自身储存的脂肪生存很长一段时期,甚至能重新长出被炸断的肢体。这已经在老鼠实验中得到证实。”

      至于人脑中负责同情和怜悯的区域,科学家们发现,它们也可以通过基因疗法被关闭。这就意味着可创造出不知道恐惧、疲劳和情绪的士兵。

      “没有体能、心理或认知局限的士兵将是未来战争中生存、决胜的关键。”戈尔德布拉特在上任几周后这样告诉他的项目经理。DSO的一个项目叫做“持久战斗”,意图解决在战场上拖累士兵的3个问题:疼痛、创伤和失血过度。

      戈尔德布拉特招募了一家生物技术公司研究一种抑制疼痛的疫苗。如果士兵中弹,戈尔德布拉特解释说,这种疫苗将可以“减少发炎和肿胀引发的疼痛”。理想的结果是“用10至30秒的痛换来持续30天的无痛”。类似的疫苗可以让战士持续战斗,但前提是要阻止大量失血。为了研究止血的新方法,戈尔德布拉特启动了另一个项目。它的设想是向人体内注射数百万个微型磁体,然后在需要的时候,挥舞一根“魔棒”让这些磁体全部聚集到创伤部位,阻止流血。

      假死和睡眠

      还有一些DARPA项目则探索如何提高其他身体素质。假如士兵能够拥有比敌军士兵强10倍的肌肉耐力?假如他们跳跃的高度可达到7英尺,或者每天可以做300个引体向上?另外还有一种想法是让受伤的士兵进入某种休眠或假死状态,直到救援的来临。这可能意味着生和死的差别,为士兵争取几个小时甚至几天时间,让他们在失血的状态下避免休克,以最低消耗的状态等待救援。熊和其他一些哺乳动物都会冬眠,为什么人类就不能?关键的问题是,是否能够找到一种药物诱使人体进入这种低能耗的状态?

      据2009年10月《连线》杂志的一篇报道,当美国决定向阿富汗增派3万士兵时,DARPA正在用猪做实验,试图让它们进入“半死亡”状态,从而阻止流血。DARPA授予得州农工大学临床前期研究所990万美元的合同,用于研究如何延长受伤士兵的“黄金时期”。在战场上,让士兵在受伤后1小时的关键窗口期得到及时救治几乎是不可能的。《连线》报道,这一研究基于之前的DARPA资助的项目,试图通过使用一种胰腺酶,让人类模仿动物冬眠。

      睡眠也是DSO研究的一个重点。一个叫“持续辅助性能”的研究计划和睡眠有关。科学家们试图创造连续7天无需或者只需要很少睡眠的士兵。如果能够实现这一点,需要睡眠的敌军将处于极度劣势。戈尔德布拉特的项目经理招募了多名海洋生物学家,专门研究一些几乎无需睡眠的海洋生物,试图从中找到启示。鲸和海豚不需要睡眠;作为哺乳动物它也需要在水面上呼吸,如果睡着无法及时出水换气,它们会窒息而死。但是,和人类不同,这些海洋哺乳动物似乎能够控制自己的左右半脑,金刚狼大战漫威宇宙金刚狼大战漫威宇宙,当其中一半睡眠时,另一半则保持清醒,让动物可以继续在水中游动。当一些DARPA科学家们思索如何让人也具备控制两边半脑的能力的时候,另一些科学家则在尝试用莫达菲尼(Modafinil)之类的药物对抗嗜睡,让士兵保持清醒。除了药物之外,通过植入微型装置也能实现对人体的改造。DARPA资助的ElectRx计划就在研究这样一种微型植入装置。

      ElectRx计划

      人体具有惊人的自我修复能力。DARPA计划通过ElectRx来利用人体的这种自愈能力。要了解ElectRx计划,首先想象一个心脏起搏器——这个小小的装置用微量电流刺激心脏肌肉,使之以正常频率跳动。

      现在,再想象一款更精巧的微型装置,通过血管送入人体。它将不断检测人体的特定状况,直接刺激特定神经通道,引发身体正确的反应机制,纠正机体的错误。比如,假设糖尿病患者无法正常地调节血糖,植入装置可以检测血糖水平不正常,刺激胰腺释放高血糖素或胰岛素,调节血糖水平,使之恢复正常。

      这一技术已经显示巨大的潜力,虽然目前的神经调节器体积还很庞大,大约相当于一盒纸牌,需要通过手术植入身体。此外,它们庞大的体积还限制了它们瞄准神经的精确度,可能导致副作用。ElectRx试图大幅缩减类似装置的尺寸,提高其精确度,然后在此基础上研究更多用途。目前ElectRx计划资助的项目包括:通过直接刺激胰脏或其他器官帮助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和其他炎症疾病;研究控制脑部炎症能否有助治疗严重抑郁症;尝试通过管理调节学习和记忆能力的神经化合物来医治创伤后遗症和其他神经疾病;研究肾上腺的热激活功能;研究通过刺激迷走神经调节神经的可塑性,用于治疗创伤后遗症。

      当然,作为军事研究机构DARPA不会轻易拿出7890万美元研究和战场毫无关系的技术。ElectRx装置对于炎症反应的管理可能完全改变脊髓损伤的治疗,因为脊髓受伤后破坏最大并非原始创伤而是之后的肿胀。当然ElectRx装置可以被用来拯救生命,同样可以用作武器。假如将一个微型神经刺激装置注射入敌人体内,可以用它诱发剧烈疼痛、操控人的情绪,还能引发其他众多症状。反过来,也可以帮助创造超级士兵,通过控制激素和脑部化合物,让士兵在特定的行动或训练时期处于理想的情绪和生理状态。这就不得不提到脑部植入装置的研究。

      脑机交界

      在DSO的旗号下,还有一个叫“脑机交界”的项目专门研究如何通过脑部植入装置提高认知能力。经颅直流电刺激(tDCS)即用微弱电流刺激脑部,从而提高其工作效率。美军采用这种方法已经有一段时间,主要用于让狙击手和无人机驾驶员保持巅峰工作状态。但如此粗糙的应用显然不能让DARPA满意。DARPA的项目负责人埃里克·埃森斯塔特(Eric Eisenstadt)在2002年的一个技术研讨会上说,这个项目的首要目标是为“一只自由移动的老鼠创造植入大脑的无线调制解调器”。首先,这些科学家给老鼠的脑部植入芯片,看它们是否能够遥控这些动物的行动。

      “这一实验的目的,”埃森斯塔特解释说,“是通过和脑的直接连接实现远程控制。”更遥远的目标是让未来的士兵“只需要通过思维就能相互沟通。……想象有一天,当人脑内部就自带无线调制解调器,士兵们只需要用思想就可以控制武器装备。”然而,2008年国防科学家们提交的一份报告对这个设想提出了一些警告。“这种脑控制技术可能反过来被敌人利用。最极端的情况是远程诱导或是操控我军士兵。”其他的批评意见认为,金刚狼大战漫威宇宙,这种盲目提升人体战斗性能的研究可能将科学家们引向一条违背伦理的危险道路。”

      迈克尔·戈尔德布拉特对此表示不同意见。“将芯片植入头脑,帮助控制提升思维和植入人工耳蜗让失聪者获得听力在本质上有什么区别?”他这样问道。当被问到如果这些技术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比如植入脑芯片的人被坏人遥控成为犯罪工具。戈尔德布拉特回答说,“任何事物都可能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